《朱德總司令》版權協議糾紛

云南时时彩 www.swwhg.com

案件名稱:中國人民解放軍南京軍區電視藝術中心訴南京博勵實業公司電視劇署名權糾紛案

案號:(2000)蘇知終字第3

代理律師:

汪旭東,南京知識律師事務所主任、管理合伙人、律師。

 

附件:民事判決書

江蘇省高級人民法院

民事判決書

2000)蘇知終字第3

  上訴人(原審被告) 中國人民解放軍南京軍區電視藝術中心(下稱藝術中心)。

  法定代表人 胡正言,藝術中心主任。

  委托代理人 李保兵,中國人民解放軍南京軍區法律顧問處律師。

  委托代理人 竇永豐,中國人民解放軍南京軍區法律顧問處律師。

  被上訴人(原審原告) 南京博勵實業公司(下稱博勵公司)。

  法定代表人 王小波,博勵公司董事長。

  委托代理人 汪旭東,南京知識律師事務所律師。

  博勵公司與藝術中心署名權糾紛一案,藝術中心不服江蘇省南京市中級人民法院(1999)寧知初字第68號民事判決,于1999128日向本院提起上訴。本院于2000113日立案受理,并依法組成合議庭,于200032日第一次公開開庭,上訴人藝術中心委托代理人李保兵、竇永豐,博勵公司法定代表人王小波、委托代理人汪旭東到庭參加訴訟;于2000330日第二次公開開庭,上訴人藝術中心委托代理人竇永豐,博勵公司委托代理人汪旭東到庭參加訴訟,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本案在一審的爭議焦點是:藝術中心是否侵犯博勵公司署名權。

  博勵公司在一審提供的證據為:

  1.營業執照;

  2.《關于聯合錄制長篇電視劇〈朱德總司令〉的協議書》;

  3.《關于聯合攝制電視連續劇〈朱德總司令〉的補充協議》;

  4.藝術中心出具的《王小波擔任出品人的情況》;

  5.藝術中心向工商局出具的《證明》;

  6.博勵公司所列該公司部分投資賬目;

  7.八集電視連續劇《朱德上井岡》碟片兩張;

  8.八集電視連續劇《朱德上井岡》宣傳冊一份;

  9.律師向證人孟慶濤調查的筆錄。

  藝術中心在一審提供的證據為:

  1.《電視劇制作許可證》;

  2.《中國人民解放軍南京軍區藝術中心與江蘇康博集團股份有限公司合作協議書》;

  3.《江西電視臺和南京軍區電視藝術中心關于聯合錄制十集電視連續劇〈朱德〉(暫定名)的協議書》;

  4.上海東方電視臺與藝術中心簽訂的《協議書》。

  南京市中級人民法院經審理查明的事實為:

  199724日,博勵公司與藝術中心簽訂了關于聯合錄制長篇電視劇《朱德總司令》(后改名為:《朱德上井岡》)的協議書。雙方約定,博勵公司負責投入人民幣300萬元的攝制資金,其余部分由藝術中心承擔;本協議生效后,博勵公司負責提供該劇啟動資金10萬元,啟動資金到位后,藝術中心隨即進行外景選擇,演職員選聘等工作;為保證該劇的如期完成,博勵公司應分別在199735日支付人民幣100萬元;199755日支付人民幣100萬元;199765日支付人民幣90萬元。同時還約定,自劇組成立之日起,博勵公司有權使用藝術中心單位名稱征集拍攝贊助,該劇所有贊助收入歸博勵公司所有,贊助單位署名權歸博勵公司,藝術中心有責任和有義務給予全力配合;該劇投資風險由博勵公司承擔,藝術中心不承擔投資風險的經濟責任,該劇獲獎的榮譽及獎金由雙方共享;該劇的出品人以及國內外版權歸雙方共有,凡與該劇有關的新聞報道均注明雙方;該劇的國內外發行由雙方共同指定代理人承擔;該劇地方電視臺的隨片廣告,字幕鳴謝或播出費等所有廣告收入歸博勵公司所有,等等。

  1997518日、1997616日、1997731日藝術中心分別與江蘇康博集團股份有限公司、江西電視臺、上海東方電視臺簽訂協議,共得人民幣240萬元。

  1997720日,雙方因聯合攝制的該長篇電視連續劇《朱德總司令》進展順利,且已面臨決戰階段,為進一步明確雙方責權利,經多次協商,雙方又簽訂了一份補充協議。該協議約定,原協議中關于博勵公司投資人民幣300萬元,因客觀原因未能按時間到位,不再追究博勵公司的責任。其它各條仍按原協議執行;江西電視臺、上海東方電視臺、江蘇康博集團公司等本劇的贊助費均納入博勵公司300萬元投資內,超出部分歸博勵公司所有,藝術中心不予過問;藝術中心必須保證《朱德總司令》劇的全部素材最晚在199791日前拍完,在此前提下,博勵公司300萬元資金保證在素材拍攝前全部匯到劇組賬號;本劇必須力求拍成精品,制作經費超出300萬元部分,不問多少全部由藝術中心自行籌措,等等。

  該劇1997830日制作完成。1997911日,藝術中心在出具王小波擔任出品人的書面情況證明時,明確說明了由南京軍區電視藝術中心等五家單位聯合錄制的長篇電視連續劇《朱德總司令》,目前已拍完素材,進入后期制作。王小波同志將擔任本劇的出品人。其他方面仍然按原協議中第十一條(即該劇出品人以及國內外版權歸雙方共有,凡與該劇有關的新聞報道均注明雙方)執行。藝術中心對此證據上的公章系藝術中心的公章沒有異議,藝術中心稱該公章系博勵公司盜用卻至今不能提供證據證明。1998410日藝術中心在給南京市工商局出具的證明中證明藝術中心在與博勵公司1997年聯合攝制的大型主旋律電視連續劇《朱德總司令》中,博勵公司投入資金人民幣300萬元。八集電視連續劇《朱德上井岡》制作完成后,藝術中心制作了1000套碟片和1000本畫冊,尚未發行。但藝術中心在制作的碟片和畫冊中均未署上博勵公司的名稱。

  原審法院認為:博勵公司與藝術中心所簽訂的協議合法有效,應受法律?;?。藝術中心提出自己當初出具的有些原始證明及簽訂的補充協議系博勵公司脅迫下簽訂的,因無證據,不予采信。藝術中心認為博勵公司違約,因無根據,不予支持。在雙方所簽協議無變更的情況下,藝術中心擅自在該劇的碟片和畫冊上不署博勵公司名稱,侵犯了博勵公司的署名權,應承擔侵權責任。

  原審法院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著作權法》第十條第一款第二項、第四十五條第一款第二項之規定判決:(一)藝術中心立即停止侵犯博勵公司享有在八集電視連續劇《朱德上井岡》的署名權;(二)藝術中心在本判決生效之日起10日內在全國范圍內的新聞媒介登載向博勵公司致歉聲明,以消除影響(此致歉聲明須交法院審核)。一審案件受理費200元整由藝術中心負擔。

  藝術中心不服原審法院判決,向本院提起上訴稱:1.江蘇康博集團公司、上海東方電視臺、江西電視臺的投資不是博勵公司拉來的資金,博勵公司沒有履行協議義務,不能享有著作權。2.《補充協議》是無效協議。首先該協議是在違背藝術中心真實意思表示、乘人之危情況下簽訂的;其次,該協議侵害了其他合作單位的合法權利,同藝術中心與江西電視臺、上海東方電視臺、江蘇康博集團公司簽訂的協議相悖。再次,藝術中心無權承諾將江西電視臺、上海東方電視臺、江蘇康博集團公司的合作款納入博勵公司的投資內。3.以藝術中心出具給工商局的證明來認定博勵公司300萬元投資已到位,不符合客觀事實。該證明的目的是應付工商局的檢查。4.《王小波擔任出品人的情況》是博勵公司利用我們提供的空白信箋自己寫的;該文內容自相矛盾,因為文中明確《朱》劇由五家單位聯合錄制,這五家是江西電視臺、上海東方電視臺、江蘇康博集團、南京電視臺和藝術中心,沒有博勵公司。5.《朱》劇著作權現由我單位等六家單位共同所有,法院應追加這些單位為共同被告。請求二審法院撤銷原判,依法改判,訴訟費用由博勵公司承擔。

  上訴人藝術中心在二審提供的證據為:

  1.江西電視臺200034日出具的證明;

  2.上海東方電視臺2000310日出具的證明;

  3.江蘇康博集團股份有限公司2000219日出具的證明;

  4.蘭州軍區政治部電視藝術中心2000225日出具的證明;

  5.南京電視臺2000315日出具的證明;

  6.藝術中心與南京電視臺簽訂的《關于參加聯合攝制〈朱德上井岡〉協議書》;

  7.律師向證人陳謙調查的筆錄;

  8.律師向證人王敏調查的筆錄;

  9.律師向證人梁軍調查的筆錄;

  10.律師向證人崔可濤調查的筆錄。

  被上訴人博勵公司未作書面答辯,其在法庭上口頭答辯稱:1.本案的主協議、《補充協議》、《王小波擔任出品人的情況》、向工商局出具的《證明》等幾份文件,上訴人藝術中心沒有證據證明系違背真實意思或偽造。2.《朱德總司令》劇組啟動工作時,博勵公司投入了資金。劇組在華東飯店的食宿及會餐費用,實際由博勵公司出資。3.主協議已明確博勵公司的300萬元資金可以以拉贊助的形式投入,補充協議的內容證明了江蘇康博集團公司、上海東方電視臺、江西電視臺的資金系由博勵公司拉來的,藝術中心出具《王小波擔任出品人的情況》也表明了這一點,藝術中心向工商局出具的《證明》證實博勵公司出資到位。4.補充協議約定將江蘇康博集團公司、上海東方電視臺、江西電視臺的資金納入博勵公司的投入,這種作法類似于單位內部的責任包干形式,而且也符合博勵公司與藝術中心之間主協議的約定內容,因此不需要出資單位同意。5.根據主協議,博勵公司享有著作權,博勵公司的署名權不需經其他單位同意。

  博勵公司在二審提供的證據為:律師向證人王元元調查的筆錄。

  本院調查取得的證據為:《朱德總司令》劇組人員在華東飯店部分餐費票據。

  當事人在二審爭議的焦點是:博勵公司與藝術中心簽訂的《關于聯合攝制電視連續劇〈朱德總司令〉的補充協議》、藝術中心出具的《王小波擔任出品人的情況》、藝術中心向工商局出具的《證明》等三份證據是否真實有效。上訴人藝術中心主張以上三份證據無效,被上訴人博勵公司主張該三份證據真實有效。

  雙方當事人對一審法院查明的事實無異議,本院經庭審質證、認證,亦予以確認。

  本院經開庭審理進一步查明;

  《朱德總司令》劇組曾于19973月至4月間住華東飯店工作。證據為:本院的調查取證及雙方當事人在二審庭審中的陳述。

  博勵公司與藝術中心簽訂的主協議《關于聯合錄制長篇電視連續劇〈朱德總司令〉的協議書》第十一條全文為:“該劇的出品人以及國內外版權歸雙方共有,凡與該劇有關的新聞報道均注明雙方”。證據為:博勵公司一審提供的證據2。

  藝術中心1997911日出具的《王小波擔任出品人的情況》正文全文為;“由南京軍區電視藝術中心等五家單位聯合錄制的長篇電視連續劇《朱德總司令》,目前已拍完素材,進入后期制作。王小波同志將擔任本劇的出品人。其它方面仍然按照原協議中第十一條執行?!敝ぞ菸翰├疽簧筇峁┑鬧ぞ?span>4。

  電視連續劇《朱德上井岡》于1997830日完成素材拍攝。該劇制作完成后,曾在中央電視臺和一些省市電視臺播出,片中未署名博勵公司。證據為;藝術中心在二審庭審中的陳述。

  本院認為:

  1.博勵公司與藝術中心簽訂的《關于聯合錄制長篇電視劇〈朱德總司令〉的協議書》以及《關于聯合攝制電視連續劇〈朱德總司令〉的補充協議》、藝術中心出具的《王小波擔任出品人的情況》、藝術中心向工商局出具的《證明》等證據真實有效?!豆賾諏仙闃頻縭恿紜粗斕倫芩玖睢檔牟鉤湫欏分泄賾凇敖韉縭猶?、上海東方電視臺、江蘇康博集團公司等本劇的贊助費均納入博勵公司300萬元投資內”的約定內容,屬于博勵公司與藝術中心之間變更博勵公司履行主協議義務形式的共同約定,不違背法律,此項約定具有法律效力。

  藝術中心主張《關于聯合攝制電視連續劇〈朱德總司令〉的補充協議》系在博勵公司乘人之危、違背藝術中心真實意思的情況下所簽訂,但藝術中心對此主張在一審未提供任何證據予以證實,其在二審提供的律師向陳謙、王敏、梁軍、崔可濤調查的筆錄系訴訟后證言,其中證人陳謙為藝術中心工作人員,與本案有直接利害關系,證人王敏、梁軍、崔可濤均非簽約當事人,三人所作證言缺乏原始證據或直接證據予以佐證,故以上四份證言不能作為本案證據采用;藝術中心主張《王小波擔任出品人的情況》系博勵公司利用藝術中心的空白信箋偽造而成,然藝術中心未提供任何證據,且博勵公司予以否認;藝術中心主張其向工商局出具的《證明》系為應付工商檢查、內容并不屬實,但無證據予以證實。因此,上訴人有關《關于聯合攝制電視連續劇〈朱德總司令〉的補充協議》、《王小波擔任出品人的情況》、藝術中心向工商局出具的《證明》等無效的上訴理由,本院不予采納。

  2.《關于聯合攝制電視連續劇〈朱德總司令〉的補充協議》內含有對主協議中著作權權屬條款的進一步確認,也即當然確認了博勵公司對電視連續劇《朱德上井岡》享有著作權,該協議具有著作權授權性質。藝術中心出具的《王小波擔任出品人的情況》明確表示主協議中著作權權屬條款仍然執行,因而再一次確認博勵公司對電視連續劇《朱德上井岡》享有著作權。根據《關于聯合錄制長篇電視劇〈朱德總司令〉的協議書》、《關于聯合攝制電視連續劇〈朱德總司令〉的補充協議》以及藝術中心出具的《王小波擔任出品人的情況》,博勵公司享有《朱德上井岡》著作權,藝術中心應當在《朱德上井岡》電視片以及各類載體、宣傳品上署名博勵公司。現藝術中心在《朱德上井岡》的電視片、碟片和畫冊中未署名博勵公司,屬于侵權。

  3.電視連續劇《朱德上井岡》現雖署名為六家單位聯合錄制,但一審原告博勵公司是基于其與藝術中心雙方間簽訂的協議而向法院提起訴訟,本案可以將藝術中心作為惟一被告。

  綜上,上訴人的上訴主張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原判決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應予維持。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五十三條第一款第(一)項之規定,判決如下:

  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二審案件受理費200元整由上訴人藝術中心負擔。

  本判決為終審判決。

審判長 李飛坤

  審判員 張婷婷

  審判員 王紅琪

  二000年三月三十日

  書記員 蘇德軍

 

  

 責任編輯:尚雅瓊

 


法務咨詢

E-mail: www.swwhg.comip.cn
Tel: 025-83716528
 025-83734041

法律聲明

未經本網站許可,任何人不得擅自(包括但不限于:以非法的方式復制、傳播、展示、鏡像、上載、下載)使用,或通過非常規方式(如:惡意干預本網站數據)影響本網站的正常服務。否則,本網站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關注我們

官方微博

請掃描二維碼

云南时时彩

請掃描二維碼

[email protected] | 知識律師事務所 | 版權所有 | 蘇ICP備08008160號
{ganrao}